丝瓜芭乐向日葵草莓小猪幸福宝

翌日。

柳大少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李白羽打算如何的处置云小溪遇刺的这件事情,近乎十年以来,柳大少难得主动这么早的上朝一次。

齐韵服侍着夫君穿戴好官袍,佩戴好鱼袋。

“夫君,小溪的事情如今仅限京城之内的百姓知晓,尚未大肆的被宣扬出去,今天上朝一定要少说多看才行。”

“妾身担心有人会拿这件事情大做文章,到时候夫君万一被卷了进去,肯定会有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放心吧,为夫心里有谱的!”

“夫君明白就好,妾身让下人煮好粥等你退朝回来!”

“知道了,你继续睡会,天色还早呢!”

柳大少穿戴整齐之后便骑马朝着皇宫赶去。

刚到城门,柳大少才发现原来自己来的还不是最早的,宫门出早已经聚集了一大批的文武大臣等候着。

看来不止自己上新此事。

很多人都很上心未过门的娘娘遇刺身亡的事情,至于他们心里想什么就只有他们自己清楚了。

施淡妆温柔美丽少女蕾丝长裙花下写真

宫门外难得寂静了下来,少了官员们窃窃私语的声音。

柳明志回应了一下跟自己打招呼的官员之后便站在那里闭目养神起来。

“定国公,下官有礼了!”

柳大少听到叶开明的声音微微睁开了眼睛:“叶大人好!”

“定国公说笑了,下官跟丁大人为了拟出一份靠谱的折子,后半夜才休息了片刻就到了上朝的时间。”

柳大少扫视了一下周围眼神好奇的同僚,竖起双手给了叶开明一个眼神。

“叶大人,刑部的事情本公理会不合适,叶大人还是自己启奏陛下吧!”

“下官就是给定国公打个招呼而已,别无他意!”

叶开明说完微微瞥了一眼周围的同僚回到自己的位置也学着闭目养神起来!

宫门吱呀呀的打开。

“百官觐见!”

柳明志整理一下官袍龙行虎步的朝着勤政殿的方向赶去。

望着跟自己同行在侧的靖国公云阳,柳大少不由的腹议起来。

这位老前辈似乎有些不太对劲啊。

掌上明珠的亲孙女遇刺身亡了,身为爷爷不在家修沐几天,怎么今天就前来上朝来了。

不由得柳明志极为好奇昨天云阳跟李白羽到底商议了一些什么事情。

奈何早朝就在眼前,柳大少有心想去姑姑柳颖那边了解一下情况也没有机会。

柳大少更担心表妹云小溪现在的情况如何了,是否已经跟影杀卫的人接上了头,到了姑姑安排好的地方。

不肖片刻,文武百官齐聚勤政殿。

曾海尖利的声音从殿后传来:“陛下驾到!”

“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万岁。”

“免礼入座!”

“多谢陛下!”

文武百官隐晦的望着龙台的方向,各个噤若寒蝉不敢第一个开口,生怕李白羽将云小溪遇刺的怒火撒在自己的身上。

然而让文武百官疑惑的是,李白羽的脸色似乎跟自己等人想象之中的情况不太一样。

笑意,勤政殿中灯火通明,文武百官确信自己等人真的没有看错。

李白羽的嘴角确实挂着淡淡的笑意。

文武百官不明所以,柳大少跟李云龙等兄弟这些藩王更是摸不着头脑。

李白羽的反应实在是出人意料,未过门的娘子都遇刺身亡了,你不说怒火万丈,起码也应该脸色阴翳才对。

笑意是什么反应。

柳大少轻轻地抠着着拇指上的扳指,若非小溪的事情有自己亲自参与其中。

李白羽的这种反应柳大少还以为被刺杀的是一位无关的路人呢。

想到这些,柳大少微微转动脖子瞄了一眼对面的云阳,更加好奇昨天云阳跟李白羽到底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

孙女被刺身亡爷爷显得无动于衷,未过门的皇后遇刺身亡,皇帝却嘴角含笑。

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到底是怎么回事?

短短的一瞬间柳大少觉得自己从来没有那么疑惑过。

李云龙兄弟几人何尝不是面面相觑,昨天皇兄离开之时的眼神跟脸色他们看得是一清二楚的,怎么一夜之间骤然换了模样。

难道皇兄很高兴云家小霸主云小溪被刺身亡?

不对,皇兄的皇位想要坐的稳固,少不了云家的支持,就算是惺惺作态也得装作一副哀伤模样,肯定不会有此神情。

这里面肯定有自己兄弟等人不清楚的事情。

李白羽扫视着下方的文武百官,慢慢的从龙椅上站了起来,在不高不低的龙台之上缓缓地踱步起来。

“诸位爱卿,是不是很疑惑朕未来的皇后娘娘遇刺身亡了,朕为何看起来却很开心?”

“请陛下解惑!”

文武百官异口同声的说道,同朝为官这么多年,这么点默契还是有的。

“前些日,朕从大内侍卫的手里得到一封密报,会有一伙贼人在朕的国婚大喜之日,举国同庆戒心放到最低的时候前来刺杀,破坏朕的国婚,践踏朕的威信。”

“既然在朕大婚之日前来刺杀,贼人的用心不可谓不险恶。”

“朕初闻之下何等的震撼,竟然有人敢来行刺堂堂一国之君。”

“大内侍卫立马展开调查,奈何贼人行踪隐秘,屡屡无法查实贼人的藏踪之处。”

“无奈之下,朕只能跟云老国公商议一下,提前了国婚的日子演一出好戏给那些包藏祸心的贼人看,让他们前来刺杀给他们来上一手瓮中捉鳖。”

“朕跟老国公布置好了天罗地网等候贼人前来刺杀,既然是演戏,新娘自然不会让朕未来的皇后云小溪亲自上场。”

“然而百密终有一疏,朕跟老国公万万没有想到,皇宫之中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贼人竟然转身刺杀皇后的花轿。”

“不对,说皇后不太合适,应该说是皇后的替身丫鬟而已。”

“朕昨日初闻之下怒不可遏,想不到他们竟然真的敢来刺杀,朕更恼火的是被刺杀身亡的虽然只是一个替身而已,可是皇后的替身都能身亡,是不是意味着若是没有提前得到消息设置一招,朕的真正皇后是不是就已经在刚刚出阁,尚未进宫与朕拜堂成亲之时就已经香消玉殒了!”

“堂堂京师,天子脚下,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被被贼人刺杀成功。”

“且堂而皇之的安然离去,朕的颜面,你们的颜面,大龙的颜面何在?”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