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抖音一样的污app

【 .】,精彩免费!

这个男人,不会让她就这样披头散发的出门见人吧?

来这里这么久,她连简单的挽发都不会,一直都是身边的人帮忙,现在陌染这家伙把别人都打发出去,那她怎么办?

看出她一脸为难的样子,陌染忍不住心声笑意。

难怪他之前看到瑶儿都只是简单的将头发束到脑后,原来这个丫头连女子最基本的绾发都不会。

无所不能的瑶儿,也会败在这种最简单的小事上。

“不会绾发有这么好笑吗?”玉瑶问的咬牙切齿,陌染甚至都能听见她后槽牙发出的‘格格’声。

虽然他的笑很让人着迷。

陌染拉过玉瑶的手,不情不愿跟着陌染来到梳妆台前,看着铜镜中映出两人一身紫衣的模样,宛如童话中的王子与公主。

陌染温热的气息喷洒在玉瑶颈间,声音低沉而沙哑,道:“我来替绾发。”

他?

玉瑶双眸瞪成铜铃,微启的唇瓣变成o形,陌染看着露出如此可爱模样的玉瑶,双眸不自觉染上一股灼热。

头戴花朵的小清新少女

“行吗?”玉瑶此话一出,顿时感觉身边的空气瞬间降低了好几个度。

身随脑动,陌染略发微凉的唇瓣,直接触碰上玉瑶的甜美,感受到突如其来的灼热,让玉瑶还没反应过来,唇边的火热却仅仅停留了一刻。

“我行不行,瑶儿不是最清楚吗?当然我不介意,现在再重温一遍?”灼热得气息尽数喷洒在她得脸上。

腾――

玉瑶感觉自己的脸像是被放在火架上烤,瞬间变成煮熟的虾子,涨红的像随时能燃起火来。

“流氓。”五毛从来没想过,陌染这座冰山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心头就像突然被揣进一只小鹿。

噗通……噗通……

感觉心都快从心口中跳出来,狠狠用眼神剜了对方一眼,却换来陌染爽朗的大笑声。

初一一直躲在放门外的拐角处,猛然听见陌染的笑声,心脏骤然缩紧,紧接着嘴里满满的苦涩。

难怪连初十都说玉姑娘是最适合主子的人,不仅是因为她是唯一靠近主子而不被他厌恶的人,而是她能让冷如冰山的主子,发自内心的大笑。

“谁!”初一悬而未落的眼泪,还没来的及擦拭,猛然发现,身后不知何时有一股气息早就停在那里。

“是我!”熟悉的声音,让初一紧张的心落回实处,快速用手将眼角的泪抹去。

“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向来独来独往,从来没跟他们几人这么近的相处过,就算跟在主子身边,他也一直都是隐形人,让人捕捉不但他的气息。

如果刚刚不是他故意让自己觉察,相信谁都想像不到在暗处有他这个人存在。

“无聊。”声音一如他这个人,冰冷而无情,连基本的声线都毫无起伏。

黑鹰看着眼前这个双眼略红的女子,她满头黑发尽数束在发顶,刚刚她那滴悬而未落的眼泪,居然让他第一次产生的心痛的感觉,所以才会一时没注意,将身上隐藏的气息流露出来,被初一给发现了。

这陌生的感觉是他从来不曾体会过的,而且只要他想,从来都不会被人发现他的存在,这次居然是他自己暴露出来。

“主子应该快好了。”说完初一脚步快速离开,脚下不敢有丝毫停留。

她不想将自己的脆弱暴露在别人面前,她是暗卫初一。

看着消失在他面前萧索的身影,黑鹰心头的异样更加明显,甚至比心疼更加重一分。

房间内的玉瑶跟陌染两人自然不知道门外刚刚发生的事,屋内的空气甚至在不断升温。

“好了。”等陌染收拢起最后一缕发丝,铜镜中立刻映出一个女子的容颜。

一头漆黑靓丽的秀发,被分成两侧,贴在胸前。

额前用一根发簪将所有的发丝尽数笼在发顶,脑后的乌发随意的垂散在身后,更显出尘飘逸。

那枚大红色凤凰展翅的发簪,将玉瑶白皙如玉的脸衬的更加光彩夺目。

细长的柳眉,高挺的鼻梁,白皙如雪的肌肤,简单的妆容更显出玉瑶纤尘不染的气质。

玉瑶没想到陌染绾发会如此熟练,心里既然生不不少酸涩。

脑海中不断出现他亲手为别的女人绾发的场景,脸色顿时变的阴晴不定。

“怎么了?难道不喜欢吗?”刚刚明明露出惊喜的表情,为什么仅仅一瞬间,立刻将笑容收敛。

“说,是不是为很多女人绾过发?”将军府里可是不止一个女人。

自从上次她进道将军府,那个肖薇儿为了吸引他的目光,半夜十分出现在他面前。

还有那个明宇萱,虽然她知道陌染一直对她

们敬而远之,可并不代表那些女人能轻易放弃。

上次那个女人的眼神,更是让玉瑶心生忌惮。

陌染深深注视着玉瑶的双眼,如大提琴发出的声音,充满魅惑,道:“瑶儿,这是吃醋了。”

“吃醋?没有。”玉瑶立刻出声否认,就算有,她也不会说出来,否则眼前这个男人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她。

“真的没有?”随着陌染的靠近,两人之间近的能感觉道对方呼吸的声音。

莫名的,玉瑶听出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眼前这个男人太危险了,就像一直已经被惹恼的狮子,随时张开大口,准备将她这只可怜的小白兔吃进肚子。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刚起身,就发现自己的身子已经被禁锢在对方的怀里。

“陌染,咱们不是要准备出门吗?”玉瑶可不想顶着一张鲜红如血的唇出门。

“不晚,我有的是时间。”陌染双眼已经开始染上欲色,玉瑶在心里叫苦不迭。

这跟时间真的有关系吗?

欲哭无泪。

等两人终于舍的从房间内出来,黑逸等人早就已经等的如热祸上的蚂蚁。

主子也太不给力了,今天可是各国使臣觐见的日子,万不可耽误时辰。

都已经这个时候了,主子怎么还没出来?想跟夫人亲热随时都可以,也不用急在这一时吧?

脑门上冷汗连连,就在黑逸准备上前敲门时。

吱嘎――

房门被打开的声音,让黑逸感觉是这辈子听过最动听的声音。

等看清楚站在门前的人,黑逸好看的眉头差点被打成死结。

主子,您能不能不要再这样狂虐我这只单身狗了,单身的人伤不起啊!

“还愣着干什么?难道还要我亲自请?”此时,陌染已经将玉瑶抱上马车,黑逸连她的侧脸都没看到。

主子醋味要不要这么大,以后不如直接把夫人藏在家里得了。

这次黑逸可真冤枉陌染了,是玉瑶不敢抬头见人。

马车缓缓离开了庄子,马蹄发出‘哒哒’的声响,一下下,像是敲打在玉瑶的心头。

“都怪,我这个样子,还怎么出来见人?到了皇宫,指不定会被嘲笑死。”玉瑶从陌染怀中跳出来,露出已经明显红肿的唇瓣。

玉瑶没想到这家伙会突然带她进宫,虽然在现代的时候,她逛过无数次北京,可现在真正进宫面见传说中的皇上,心里还是有一些紧张。

宽大的手中附在玉瑶的手上,感受道她手心里的湿润,陌染将玉瑶重新拉进怀中。

“不用担心,到皇宫还有一段时间,其实已经看不出多少了。”陌染硬着头皮说瞎话。

表面上平静如水,心里却暗自高兴,他今天就是故意的。

早就收到消息,水倾绝那家伙今晚居然也还会进宫,他才故意的将瑶儿带进宫。

反正北辰睿应该已经知道瑶儿的存在,一直让她在明处,敌人在暗处,还不如,直接将她光明正大的带在身边,这样自己也不用整天提心吊胆。

玉瑶很想丢给他一个卫生眼,看着他洋洋得意的样子,玉瑶干脆闭目养神,不再搭理他。

“瑶儿,已经到了,醒醒。”玉瑶睁开惺忪的睡眼,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后的肉垫太舒服,还是因为这熟悉的安全感,居然让玉瑶睡了过去。

看着马车内迟迟没下来的两人,黑逸假意的咳嗽几声。

主子,再不走就真的来不及了,所有人都等着们俩了,还在这里秀恩爱真的好吗?

守门的侍卫,瞪大的双眼,今天难得大将军没有亲自骑马,而且看样子马车内应该还有其他人存在,开始猜测到底是什么居然能坐在大将军王的马车内。

陌染颀长的身姿从马车内走下来,将手伸进车内。

玉瑶就在所有人期盼的目光中走出马车。

呲――

等看清楚陌染手中牵的人,一阵抽吸声此起彼伏的响起。

惊讶,愕然,惊艳在他们脸上闪现。

她美的令人屏息,特别是她那双,细长的凤眸,带给他们无限的魅惑。

最让他们震惊的还是她身上的紫衣,那可是专门为大将军王未来夫人所定制的诰命衣服,现在就这样穿在眼前的女子身上,这是不是说,眼前这个女人是大将军认定的将军夫人?

各种猜测在他们心底形成,两人俨然变成了一道最靓丽的风景线,所到之处,迎来无数注目礼。

两人还未到大殿,正在准备更衣的北辰睿早已经接到消息,眸中闪着晦涩不明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