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app下载污推广码

苏晨随便对付了几口,就洗簌睡觉了,如果有不开心的事情,那就睡一觉,睡一觉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如果不还不好,那就睡两觉。

由于太早睡觉的缘故,苏晨凌晨4点半的时候就醒了,醒来的苏晨发现肚子有点饿,或许睡觉也是一项体力活吧,苏晨翻了翻冰箱只有李诗晴昨天拿来的那两个食盒,里面虽然还剩下不少,但是要加热,苏晨觉得麻烦,看了眼泡面,因为有昨天误把拌面当成泡面的事情,苏晨现在也不是很想吃泡面。

苏晨突然就想吃点热乎乎的东西,可是这凌晨4点多了,哪有店开门呀。

苏晨一个人在房子里瞎晃悠,然后来到了洗衣机面前,把脏衣服丢进去洗。

苏晨看着洗衣机傻傻发愣,几秒后,苏晨穿戴整齐地拿着车钥匙出门了。

苏晨知道要去哪里吃了,苏晨刚刚在看着洗衣机的时候,突然就想到的。

洗衣机是闫磊托小青送来的,小青在做闫磊秘书之前是在花城的海底捞做服务员的,那一家海底捞的店面,苏晨记得是24小时营业的,苏晨此行就是去海底捞。

去海底捞的道路苏晨很熟悉,跟去峡谷之巅网咖的路是同一条,苏晨一边开车一边拨通了闫磊的电话。

苏晨知道闫磊是夜猫子,说不定闫磊还醒着呢,就算他睡了,苏晨喊他来陪自己吃,闫磊那性格应该也是会来的。

苏晨:“一起吃火锅不?”

果然苏晨的电话拨出去没一会儿,闫磊就接听了。

闫磊:“你怎么知道我在啊?”闫磊今天刚好有空。

大提琴女郎尽显高雅气质

苏晨:“废话,谁还不知道谁呀,赶紧地,吃不吃?”

闫磊:“哪里吃?”

苏晨:“老地方!”

闫磊:“好叻,我离那很近,你先点着,我马上到!”

苏晨挂了电话,人也到了海底捞楼下,这家海底捞在二楼,虽然此时快凌晨五点了,但里面依旧是灯火通明的。

“先生你一个人吗?”海底捞的服务员依旧很热情。

“不,两个!”苏晨给那女服务员比了一个“耶”的手势。

“好的,先生请跟我来!”女服务员引领苏晨到了一个位置坐下。

这一次苏晨也不像之前那么拘束了,直接开始点菜了,“给我来一个阴阳锅底!”

“先生,那叫鸳鸯锅底!”女服务生提醒道。

“我就叫它阴阳锅!”苏晨不乐意了,之前就因为这个,就和小青说道过。

女服务员有点无奈,“好的,那就叫阴阳锅吧!那请问先生还要点什么?”

……

在女服务生秉着顾客是上帝的原则给苏晨笑眯眯地点完菜之后,苏晨就坐在那等闫磊了。

等到菜都上齐了,闫磊还没来,苏晨肚子都饿得不行了,苏晨拿出手机,给闫磊发了条微信。

Seven:“你到哪了?”

磊磊磊:“我到了呀!”

Seven:“你到哪了,我怎么没看见?”苏晨四处张望了下,发现整个店好像现在就自己一个客人,服务员都比客人多。

磊磊磊:“我到了啊,四楼啊,不是老地方吗?”

Seven:“你那什么地方?居然还有四楼?不是二楼么?等等,我们发个定位。

苏晨好像发现了不对劲。

磊磊磊:燕京XXX涮羊肉.超链接

Seven:花城海底捞XXX店.超链接

苏晨傻眼了。

闫磊也傻眼了。

闫磊昨天回老家津门,今天刚好去燕京找朋友玩,听说苏晨这些天也会回燕京一趟,闫磊刚刚以为苏晨已经到了燕京,这家涮羊肉的火锅店是他们读书时常去的一个地方。

而苏晨以为闫磊还在花城,结果两个人去的“老地方”却不是一个地方,这也就算了,两地还隔着大半个华夏。

“撤了吧,没人了,就我自己一个人!”搞清楚了来龙去脉地苏晨,只能和闫磊两人各自单吃了。

女服务员把苏晨对面的碗筷撤掉之后,不知道从哪里抱来了一只草泥马布偶,放在了苏晨对面的位置上,算是贴心服务,赔苏晨一起吃。

苏晨夹起一块肥牛,在辣锅汤了一下,然后又夹到清汤锅底涮了一下,虽然只有一个人,但是仪式不能缺。

“来,马哥,咱们一起吃!”苏晨对着草泥马说道。

服务员:“……”

“那个谁,服务员,给我马哥上一杯可乐!”苏晨见自己喝着饮料,但是草泥马没有,觉得不对称。

服务员有点迟疑,这人不会是傻子吧?

“愣着干嘛呀,快点呀,怕我不给钱还是怎么滴?”苏晨不满了。

服务员很快就给苏晨对面的草泥马布偶送上了一杯可乐,还用了一个情侣配色的吸管。

接下来,苏晨一个人吃了两人的份,和草泥马告别的时候,苏晨是摸着肚皮出来的。

从海底捞出来,天色已经大亮了,苏晨直接开车回了天幕名苑,拿上简单的行李喊上余林静一起就叫了老邢开车把自己送去机场。

“小苏这是要回家?”老邢看着坐在后座闭目养神的苏晨问道。

“不,只是去燕京办点事!”苏晨这一次没打算回家,因为苏晨知道老苏在家,老苏在家苏晨是绝不会回去的,回去一准被他看扁了去。

见苏晨这么说,老邢也不好继续问什么,把苏晨送到了机场就离开了。

“老师你家在燕京吗?”余林静从苏晨和老邢的对话中猜出了一些内容。

“嗯!”苏晨随口应道。

“那你怎么不回家呀?”余林静好奇道。

“小孩子问那么多干嘛。”苏晨没答。

“我不小了,马上成年了!”余林静不服。

苏晨用鄙视地目光看了一眼余林静的机场,“那也还是小!”

“老师你耍流氓!”余林静捂着自己小胸口说道。

“得了吧,就你老师我这样的一表人才,你报警,别人还以为你对我耍流氓呢,话说你王老师怎么还不来?不会是忘了吧?”苏晨四处看了看,也没看到王文韵的人。

“来了!”这时余林静指着不远处一个清爽打扮的美女,来人正是王文韵。

苏晨看到王文韵之后有点傻眼了,“韵兄弟,你这是要去三亚旅游吧?怎么穿那么少?”

王文韵今天还是一身秋夏装束,显然去帝都那种温度的地方是不合时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