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视频永久免费

柳府门前,柳大少搀扶着慕容珊小心翼翼的走下马车。

在颖安县小住了几日的柳大少不得不选择回京,毕竟自己要待在家里等候女皇的回书,看看女皇对于小可爱不参见三国之战的问题具体是如何答复的。

慕容珊本想着继续待在颖安县,柳大少实在不放心慕容珊一个人孤家寡人的待在颖安县城之中。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在柳大少极力的劝说之下,慕容珊终于同意了柳大少的要求,一同回京师来养胎。

“小心点,一路上舟车劳顿的,本来就没有休息好,若是不小心伤了胎气可就麻烦了!”

慕容珊不满的瞪了柳大少一眼:“夫君,你就不能盼望一点妾身的好啊。动胎气,动胎气三个字一路上你说了多少次了!”

“妾身看呢,本来没事也被你这乌鸦嘴给说出事情来了。”

柳大少嘿嘿的傻笑两声:“别生气别生气,为夫这也是担心你嘛!”

没办法,平时的时候柳大少都将几个娘子当做手心里的宝宠着,如今有孕在身更是宝物中的宝物。

柳大少是决然不敢让慕容珊生动气的。

男人嘛,该软的时候就得软着。

该硬的时候绝对不能退缩。

校服美女甜美可爱校园写真照

好在几位娘子温柔贴心,没有恃宠而骄,将自己的疼爱当做有恃无恐的资本。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柳大少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从心底里默念这八个字了,然而时间越久,柳大少越能明白这八个字的难能可贵。

男人若是摊上了温柔懂事的女人,这辈子想不富贵都难。

“少爷,夫人,你们终于回来了!”

得到信的柳松早在门外等候多时,见到两人下车的身影连忙迎了上来,乐呵呵的行了一礼。

“柳松,韵儿她们呢?”

“少爷,几位少夫人都在内院等着给你们接风洗尘呢。”

“青莲夫人已经安排丫鬟给你们准备好了沐浴的热水,你们随时可以更衣!”

柳大少淡笑着将包袱丢给了柳松:“把马车弄到后院去,少爷我们先进去了!”

“得嘞,少爷,夫人你们小心点!”

柳大少揽着慕容珊的藕臂,两人联袂朝着内院赶去。

“夫君,雅姐姐也有了身孕,到时候你有点眼色,千万别冷落了雅姐姐,知道吗?”

“是极是极,珊儿你放心,咱们成亲这么多年了,夫君的为人你还不清楚吗?我岂是那种厚此薄彼的人,在为夫的心里你们不分彼此,都一样重要!”

“算你会说话,扶着姑奶奶,敢让姑奶奶生气,妾身就虐待你的孩子!”

“不敢不敢,慢点慢点!”

两人到了内院凉亭,齐韵众女正莺歌燕舞的说笑着,手里摆放着早已准备好的酒菜。

柳大少扫视了一眼,就连平日里足不出户的云清诗今天都难得露面了。

望着云清诗眉宇间带着些许的忧愁之意,却对着几女强颜欢笑的模样,显然云清诗不想因为自己扫了几位姐妹的雅兴,总归来说,倒也知书达理,温婉贤淑。

柳明志无声的叹了口气,云清诗的身份问题始终是个麻烦。

她从小被灌输的忠心思想,一时之间想要给其扭转过来,只怕不太容易。

偏偏一边是挚爱,一边是至亲的救命恩人。

自己早已经不在乎这些了,可是她自己却始终走不出心底的那道坎。

选择夫君就意味着背叛姐姐,选择姐姐就意味着辜负夫君的疼爱。

活命之恩重于天,云清诗还待在柳府之中就说明自己该何去何从,依旧没有下定决心。

自古忠义两难。

“呦,都在啊,看来今天是齐了啊,为夫今天是不是也能享受一下齐人之福呢?”

“夫君,你回来了!”

“夫君!”

“夫君!”

“………”

几女一人一句夫君,声音甜美的喊得柳大少差点找不到北。

望着簇拥过来满眼是思念之意的众女,柳大少心里不免有些洋洋自得。

自己的这些娘子从来都是和睦相处,根本没有生过丝毫的间隙,这足够说明一个问题。

咱老柳家的人猛地很,能够让所有娘子都心满意足,不会因为厚此薄彼而心生哀怨。

这就是本事。

至于虚不虚的问题,柳大少已经选择性的忽视掉了。

大团圆的日子,不说那些扫兴的话题。

“好好好,不要挤不要挤,珊儿还有雅姐还有身孕呢,你们几个可得注意点!”

“不用夫君你说我们也会注意的。”

齐韵几女早已经身为人母,知道有身孕在身的女子需要倍加呵护,不用柳大少吩咐早就两三个人一起簇拥着有身孕在身的齐雅,慕容珊两女朝着石凳走了过去。

彼此说笑间,云清诗,苏薇儿,闻人云舒三女的美目之中流露着淡淡的艳羡之意。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女子不能给夫家诞生一子一女传宗接代,始终会让三女心里觉得不是滋味。

云清诗觉得自己只要有了身孕,或许就能下定决心选择那个在自己心底犹豫不决的决定。

苏薇儿想的是,明明是自己跟志哥哥最早认识的,而且是最早有婚约的女子,可是几个姐妹大部分都有了子嗣,自己的肚子却毫无反应,心里不免有些心酸。

心思最幽怨的便是闻人云舒了,跟心上人的婚事早就得到了爷爷的首肯,偏偏截止目前自己还是完璧之身。

在柳家住了这么久,也得到了柳之安夫妇的许可,偏偏还没有同房,心里怎么能是滋味。

齐雅扶着日渐凸起的小腹淡笑着看着一身劲装,身背天剑的柳大少:“出去几个月了,路上没出现什么麻烦吧?”

柳大少一怔,悻悻的笑了两声,跟云小溪的事情暂时还是不要告诉她们的好。

表妹都不放过,他们若是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叱骂本少爷是个禽兽。

那可是亲表妹啊。

只能说柳大少想多了,亦或者说柳大少始终没有从现代的观念里面扭转过来。

知道云小溪事情的众女或许会芳心酸涩的调笑几句,却决然不会认为有什么不对。

毕竟表哥表妹,天生一对才是齐韵她们的想法。

尤其是闻人云舒,只怕会醋意横生,直接拉着柳大少回房间学云小溪来一场霸王硬上弓。

虚不虚姑奶奶已经不在乎了,先洞房再说!

齐韵将碗筷一一摆上笑意盈盈的扫视了一圈。

“姐妹们,你们先坐着,我去跟夫君说点事情!”

几女异口同声的说道:“没关系,先说正事!”

柳大少放下刚刚端起的酒杯朝着自己与齐韵的房间走去。

“夫君,妾身给你的金雕传书收到了吗?”

“收到了,这一路上忙着赶路,陛下打算怎么处置这些为了彰显功绩,掩盖实情的三十多府大小官员。”

“听说是要押解回京,三司会审!”

“夫君以为该怎么处置更好?”

柳大少脸色有些阴沉的望着窗外,重重的一拍桌子。

“剥皮揎草!”

阅读网址:n.